《金都》电影评价观后感悟剧情解析:在绝处困境中寻觅自由

金都》(My Prince Edward)

很多影评都说《金都》谈的不单是婚姻,而是自由。我觉得所言甚是。常言道说故事就如瓶中水,水是故事的主题,敍事的方式和技巧就是杯瓶的外观;尽管杯或瓶雕琢得美仑美奂,内里没装有水也是言之无物。

有时新导演有太多事想说,又或有一股想要展现工夫的强烈欲望,无意中削弱了主题的表达。《金都》立意深刻,主题清晰鲜明,一矢中的,是一部完整而扎实的作品。

犹记得最后一幕,邓丽欣独个吃面,朱柏康饰演的男友不断传送讯息,疲劳轰炸。以往的邓丽欣,会为男友紧张不安;现在她选择关掉手机,静静地享受一个人吃面的时光。

自由,从不是由别人赋予,而是靠自己抉择,在绝处困境中寻觅,从穷途末路里发掘。就如邓丽欣小时候为了摆脱家人束缚,毅然与内地男子假结婚,赚取金钱租屋;

内地男子则利用假结婚,搏到一张香港身份证,然后逃往美国。每个人都为了挣脱束缚,为了呼吸自由的空气,替自己做一些选择,下一些决定。

我倒觉得,最不自由的其实是朱柏康。不论住屋和婚礼,他全权交由鲍起静饰演的母亲管理;对于邓丽欣和内地男子的假结婚,他一味只有是对大陆人的偏见,又或小学鸡一般愚昧无知的妒忌,既不体谅邓丽欣此举的初衷,也欠奉内地男子及其未婚妻的远见

(内地男子的未婚妻与邓丽欣的见面,对她百般殷勤,姐前姐后,对未婚夫的假结婚行为照单全收)。讽刺地,他却是最爱管束他人自由的人,邓丽欣的衣着和去向,他都爱全盘监控。

这是思想的狭隘,造成的不自由。放回在结婚这命题上,香港人爱谈论的买楼、酒席、礼金,正正将婚姻这回事,困囿在一种狭窄的思维里了。

内地男子的一句:「你们香港人都不懂自由。」也许说得没错。越是被压榨得没有自由,他们却找到越多路径,寻获另一片天;

养尊处优,享受自由惯了,我们反倒筑起了栏栅,圈养自己起来。到我们醒觉的时候,才发现当你逃出圈养的范围,走了过去,也不过是另一块圈养地,就像戏中的乌龟一样。

可惜,内地男子最后还是放弃了香港身份证,断送寻找自由的机会。争取自由,确实不易,也不是邓丽欣的一下关机便成功的事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