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在这里》电影评价观后感悟剧情解析:废老玩手机,其实好危险

《我在这里》(IAMHERE)

《我在这里》由戏名到海报设计,都让人以为是轻松的爱情小品。中年男子Alain Chabat,与身在韩国的女子以Instagram倾诉传情多年,于是孤注一掷,抛下家庭和事业,千里迢迢,只身越洋来到首尔。

果然是法国片!多浪漫啊!可是,《我在这里》一点也不浪漫,不是因为戏中裴斗娜饰演的韩籍心仪对象没有如期赴约,而是当你看到一个无时无刻拿着手机拍摄和上传照片,

又懂得用IG沟女的中年大叔,流落仁川机场后,智力和自理能力便骤然失禁式下跌,懵然不知他手上一部小小的高科技用品,其实可以解决他生活上的一切疑难,你只会感到懊恼不已。

不知是我忘了还是电影没有说清,我不知道Alain Chabat和裴斗娜在网上通讯了多久,但端看他们的讯息内容,他们谈艺术,谈生活,并非单纯的调情挑逗,那理应证明他们已聊了一段时间,算是熟络吧。

既然如此,何不直接表明,自己即将计划远赴首尔与人见面?偏要飞机起飞前一刹,才突如其来地说「我已在机上」,吓坏别人之余,又错过了交换联络方法的机会。

这个,我也算了,反正现在不知多少宗网上交友骗案,每天上演素未谋面也愿意将亿万身家心甘情愿地拱手相让的故事;电影中的情况,也不过浪费了一张机票而已,就当去吓旅行喽。

可是,见佳人未有应约,Alain Chabat选择是继续留守机场干等。他不懂韩语,到餐厅吃饭点菜时,显得鸡手鸭脚,又以背囊当成枕头,睡在客运大楼的长凳上,连清洁姨姨也看不过去,带他到机场休息室,让他好好睡一觉。

我心想︰一个懂得用Instagram沟女的中年男人,为什么就好像不懂使用其他电话软件,如Google Translate?为什么不懂用Booking.com、Trivago和Agoda搜寻机场附近的酒店(本人没有收广告钱)?

大佬,那里不是穷乡僻壤似的下三流目的地,那是仁川机场!是首尔!是全世界网络最快的地方耶!你也太捞了吧!

Alain Chabat流连机场,渐渐为人认识,更获封「French Lover」,得到全球关注。他的Instagram追踪人数倍增,更引来途人争相拍照和传媒追访。他慌张失措,说自己才不想成名。

我不禁讪笑,别人追随着他,才不是因为他成了名,而是追着耻笑他而已。原来,这位大叔上传Instagram的照片,除了永远是从下面拍自己的下巴外,更会在描述一栏标签裴斗娜的用户名称。

注意:不是在相片上标签,而是在内文标签。裴斗娜后来承认,他这一举动,教她好不尴尬。废中废老玩手机,其实好危险。不是因为不懂操作,而是缺乏对社交网络上应有礼仪的认识。

不懂好好运用手机软件,充其量只是愚蠢,但在社交平台上,愚蠢的行径往往会影响别人,让人无地自容。曾几何时,废老大举入侵Facebook,令一众年轻用户纷纷移民往Instagram。

《我在这里》像在暗示,原来现在废老已悄悄移居Instagram,年轻人又要寻找新的容身之所。零零后,玩的可能是Snapchat,但愿不要是抖音就好了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