改编自小说法律电影「正义的慈悲」简介|故事梗概|观后感|剧情评价|感触

《正义的慈悲》是一部于2019年上映的美国法律剧情片,由德斯汀·丹尼尔·克雷顿执导并与安德鲁·兰哈姆(Andrew Lanham)共同编剧,其主演包括杰米·福克斯、外国麦可·B·乔丹、布丽·拉森。

该片改编自布莱恩·史蒂文森着作的《正义的慈悲:司法审判中的苦难与救赎》(Just Mercy: A Story of Justice and Redemption)一书。

以下微剧透:

我之所以会注意到这部电影,是在某篇报导看到这部片与哈波李所撰写的小说「梅岗城故事」有关联,这年头要在主流媒体看到这部小说的身影还挺不容易的,这引起我很大的兴趣。以下会提及小说的剧情。

梅岗城故事(To Kill a Mockingbird)是我人生中前三名喜爱的小说,故事讲述一位正义的律师阿提克斯芬奇(Atticus Finch)替一位无辜的黑人嫌犯辩护的故事。这本书在1960年出版,当时的平权观念不像现在是深入人心的普世价值,黑人的权益在那年代并不受保障,美国中西部的州更是如此。

说穿了,那是个公权力可以随便指控黑人犯罪,在歧视心态作祟下草率给予审判的年代。

《正义的慈悲》则讲述非常类似的故事,事情发生在1987年,一名住在贫穷小镇的黑人被指控在洗衣店枪杀一名女孩,造成镇上很大的民怨。警方为了迅速平息怒火而将这名黑人逮捕入狱,判处死刑,而希望替死刑犯争取权益的主角则成了他的辩护律师。

这部电影是老师在学校会播放给学生看的那种正向电影。带点公益性质,剧情四平八稳,演员演技到位,立意很明确就是要点出问题现况,绝大多数人都能轻易接收到导演用意的电影。

虽然这部电影改编自美国真实事件,但剧中试图探讨和呈现的议题其实也在国内被多次讨论。

司法为正义还是民意服务?

在「梅岗城故事」里,一位黑人汤姆·鲁宾森被指控试图强奸一名白人女性,尽管经过调查后,律师已经给出显而易见的证据,能够证明汤姆·鲁宾森的清白,但在偏见和歧视下,这名黑人还是锒铛入狱。

这件事情并不正义,但对镇民来说,却是司法伸张正义的实际作为。正义的慈悲也成功有类似的桥段,对时下的观众来说,会更能理解电影里所呈现的社会氛围。

必须捍卫的判决

当一场人神共愤的命案已经有了结果,悲愤已经被抚慰,这时候有人跳出来要替犯人伸张权益,有多少人能够接受呢?

你以为正义的司法和执法体系并不是完全的中立,他们有自己的立场,因为政府的公信力也需要被捍卫,要推翻一个「不正义」的判决并不容易,你得跟整个国家机关,以及它背后的强大民意做抗衡,这整个过程可以燃烧掉一个人的意志甚至生命。

死刑犯的故事

《正义的慈悲》令我很惊艳的是,剧中的律师不仅仅替冤案者争取权益,也替「证据确凿」的死刑犯争取权益,这在主流社会舆论里是颇受争议的一块,但人权律师所思考的是背后脉络的延伸。

例如这个杀人犯曾经替国家在海外打仗,战后得了精神相关疾病却没有受到国家照护,结果疾病发作杀了人;或是童年遭受家暴,但国家的社会福利机构并未介入,导致这个人长大后犯下滔天大罪。

我们可以很直观的喊出一命赔一命或杀人偿命之类的句子,不过这也只是其中一种价值观的选择,《正义的慈悲》算是很直接去挑战这个议题,看完后也会有更深层的思考。

再完善的司法制度也抗衡不了歧视

在1987年的人类司法,即便有层层的制度和规矩去保护每个人的权益,仍会发生非常离谱,近乎中世纪烧女巫的误判,这在台w也早有人做过相关研究,越是被关注、被民意追着跑的刑事案件,发生误判的机率就更高

在电影里就直接指出,美国每十名死刑犯就会有一个是误判!如此离谱的误判率,就发生在真实的世界里,如果你以为只有美国司法才会出现这些歧视和瑕疵,别庆幸得太早,你可以搜寻一下「杜氏兄弟案」,你会发现原来我们离荒唐并不遥远。

梅岗城故事的引述在电影里是一个讽刺的效果。枪击事件发生在阿拉巴马州门罗维尔,就是小说作者哈波李的家乡,镇上的人们非常自豪他们出了一位知名艺术家,甚至还盖了博物馆,但当他们知道有位外来律师要替死刑犯辩护,他们的态度跟行为与1960年的梅岗城居民并没有任何不同。

如果你对法律相关电影有兴趣,我非常推荐你看这部电影。
(我得说,华纳电影在这方面的胆识比迪士尼更值得鼓励)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